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姓白名雪】(16-19)【作者:槑媚嫣】
【姓白名雪】(16-19)【作者:槑媚嫣】
字数:35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六集「大一」

  三年后……

  「少爷,您的包儿」管家把行李包递给燕子「行了,你回去吧,我们自己进去就行了,告儿我爸中午回去吃」,管家挠了挠头「少爷,老爷说让您多适应新环境,今天就在学校住一晚」,燕子一脸懵逼「得得得,成,你回去吧」。三个人站在大学门口,高尚拉着行李走在第一个「走吧,去看看宿舍」……

  「我跟你说,每天都要吃水果,每周把衣服拿回家来洗,不要跟同学闹别扭啊,要和睦相处,还要多喝水,有什么事给家里打电话……」

  白雪妈千叮咛万嘱咐着白雪,「都搬完了,一共300」学校门口的水果店老板把白雪妈买的各式各样的水果给白雪搬到了宿舍,「阿姨,您太厉害了,这么多——」白雪的舍友们惊叹不已,白雪站在一旁很无奈「好了,您赶紧走吧」,「不急不急,你看你床还没铺好呢,我再帮你弄弄」晓东忙的不亦乐乎,生怕妹妹那里住不惯「蚊帐平时放下来,免得有蚊子」……

  白雪的舍友们都很羡慕白雪有这样的家人,自己的父母只是简单的送一下,最多给收拾一下床铺,结果这个高个子大美女一来,宿舍瞬间就变成超时了,水果、零食,甚至小冰箱冷饮都一应俱全。

  「我操嘞,真鸡巴够乱的,这一屋住多少人?」高尚在楼道里看别人的宿舍一脸茫然「我宁可天天回家住」。三个人越走越失望「一群雏儿吧?上个学还需要家长送」燕子一万个瞧不上同一宿舍楼里那些上学还需要家长帮忙叠被子的男生们。

  「这是谁的宿舍?」、「不知道啊,估计是老师的」、「咱们都十个人八个人一屋,这屋就6个床位么?」、「还大,比咱们宿舍都大」、「还有独立厕所呢,里面还可以洗澡」、「这是套间吧,肯定不是给学生用的」一群学生你一言我一语的挤在233号房间门口。

  「劳驾让让,接过啊接过」亚京帮燕子和高尚推开一条道,众人都以极度羡慕的眼光看3个人进了宿舍「真够捡漏的」高尚摇摇头,「凑合住吧,反正也不经常住」燕子一屁股坐在床上「辛亏提前让我爸给跟校长打了招呼,这屋就咱3个人,上铺放杂物下铺睡觉正合适」,亚京掐指一算「这间房坐南朝北,阴气略重,下湿,我睡上铺,下面放杂物吧」;黑色高跟鞋配黑丝袜,OL装扭着小腰一步步伴随着高跟鞋的清脆声音向233号房走来……

  第十七集「1万赌债」

  「你欠我内1万什么时候给?」王麻子一脚踹向袁宝山的脸「大哥,再给我点时间,求你了」袁宝山跪在地上求饶,鼻子流着鲜血「大哥,再给我三天,我多加利息,1万2,我一定还行么!」,王麻子一个嘴巴扇了过去「去你妈的巴子去,5000块钱利滚利都滚1万了,你他娘的还拖,把他手给我剁了」
  王麻子跟身后的小弟摆了个手「王爷爷,饶命啊爷爷,明天,我明天就还,1万5,明天还!」,王麻子琢磨了琢磨「停——」然后一脚踩在袁宝山的手背上「我也不难为你,明天你还我吧,剩下内1万我再给你点时间,但你要给我办点事」王麻子拍了拍袁宝山的脸……

  「我的天啊,这离高尚家连五站地都没有,真无聊,上大学那儿有在家门口上的!」燕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家好啊,家里有爱」亚京自己在床上玩着骨子,「刚才内老师是咱们班班主任?」高尚深思着什么,「对啊,看着还挺风骚的」亚京笑了笑「姻缘!桃花满天飞呀」

  亚京突然拍了下桌子「莫事在人成事在天,虽有缘无分但又藕断丝连」
  亚京摇着头自己暗喜着什么。

  「这是犯法的啊王哥!」袁宝山一听立刻胆怯了起来「大哥,这要是被抓了,我是要坐牢的」,「你不说,我不说,谁他妈知道?你就负责把内妞引进屋里来,其他的什么都不用你管,大不了老子也让你爽一炮」,袁宝山月琢磨越不对劲「大哥,换个事行么?」

  王麻子很快失去了耐心「剁了他手」,袁宝山一听要剁手连忙答应「我干,大哥我干」,王麻子笑了笑「那成,明天先交5千,一周内把内女孩给我带过来,一个月内把剩下的1万还上,咱就两清!」,袁宝山连连点头「成,大哥,成」……

  白雪和舍友一起聊的火热,舍友对白雪除了尊重又加了更多的是佩服「557分!天啊,你真厉害,我才考了519」、「是啊,我也才考了出头」,「你考那么高怎么不去京大呢?」舍友你一言我一语的问着白雪「你看我妈内样子,来长沙就已经够放心不下的,我要真去了京城,她非急疯了不可」,舍友一听都很叹息「好可惜哦,你这么高的分」、「就是,我要有这么高的分一定去京城的京大了」……第十八集「罪恶的摆渡人」

  一个女孩下了晚自习的课,她和每天一样的先去了商店花5毛钱买了一瓶即将过期的酸奶,然后又和往常一样一边喝着酸奶一边背书,在马路边边走边努力的背读课本。

  大学生很少有像她一样努力学习的,只因为她家境贫苦,她励志要为自己老家的村子挣得一份荣誉,那是一个深山小村,村里想喝水需要挑水,村里常常断电,曾经的她每天为了上学需要走十几里的路,翻山越岭只为大学毕业后为全村找到一条像样的出路。

  她不光是家人的希望,不光是弟弟妹妹的期望,更是全村近百户村民的期望,离开村子上大学那天,全村人把她送到河边,目送离去。

  「同学,你能帮我把这一摞书抱到校门口的面包车上么?」袁宝山手里抱着一摞书,然后向女孩寻求帮助。

  女孩因为自幼就吃苦耐劳,身上没有一丁点肥肉,一双标准的迷人杏仁眼,笑起来可爱纯洁,小巧的嘴唇微微上扬,看着是那么的阳光「好啊」女孩很痛快的答应了,她蹲下身,白色的长裙和衣服间漏出美丽的腰。

  袁宝山和女孩并排向面包车走去,女孩个子不高,他忍不住看了看女孩的走路时的屁股,这让袁宝山有一种莫名的冲动。两人走到车前,袁宝山打开车门,然后对女孩说「劳驾帮忙放在里面的后座上吧」,女孩单纯的想也没想进了面包车,袁宝山随之也跟着进了去。

  「放这里可以吗?」女孩把书放在后座后一回头就看到身后的袁宝山关上了车门。面包车迅速启动,直直开进了小树林里……

  「好大哦……好好吃,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白雪舍友拿着芒果啃着「真的好好吃哦,肯定特别贵吧?」,「澳芒么?不贵吧,这一箱也就几百」白雪不遮掩的回答着,「几百?天啊,我爸一周才给我100块钱,你真是太幸福了」几名舍友吃着芒果摇着头「我爸妈要有你爸妈一半好就好了」、「对啊对啊,投错胎咯——」

  袁宝山按住女孩,王麻子从驾驶位上下来替换袁宝山「你先下车,我完事你再来」,袁宝山很听话,下了车关好门望风。面包车摇摇晃晃,车里期初挣扎的很厉害,但很快动静就小了「啊……不要……好疼……不要……啊……」车里女孩哀求着,袁宝山在外面听的热血沸腾,鸡巴也开始硬了起来。

  很快王麻子办完了事「我操,这逼真紧,处女就是不一样,你小子这事干的不错,内1万我再给你减一半,一个月内还我5000就两清了!」

  袁宝山听完心花怒放「谢谢王哥」,王麻子满足的指了指车里「去吧,你也玩玩,弄完把车给我开回修理厂去!」,袁宝山乐呵呵的答应「好嘞」说完上了车关上门。

  第十九集「消失的罪恶」

  女孩身上的衣服乱糟糟的,脖子领被扯的脱了线「求求你……求你放了我吧」女孩满脸泪光哀求着,袁宝山看着女孩可怜的样子从内心也冒出了一丝罪恶感,可当袁宝山往女孩的下身看时,一双细长的腿颤抖着,脑子里浮现出王麻子那句「真紧」,精虫上脑的袁宝山很快就把罪恶感移除,脱下自己的裤子就往女孩身上扑「你让我爽完,我就放过你」,女孩用力的推着袁宝山,但一切并没有什么用。

  很快袁宝山的鸡巴就摸索到了女孩的阴唇,随着一顶「滋」一声插进大半截,果不其然,处女的逼就是紧,湿乎乎软乎乎的,整个鸡巴都被包裹着,360度无死角的包裹着「啊……啊……嗯……好疼……啊……」

  随着袁宝山的抽动女孩在疼痛中感到了一丝快感,随着一次次的抽动插入,女孩的下体被干的发出「咕唧、咕唧」的水声,袁宝山高兴坏了「爽吧?一会我就把我体内最精华的东西送给你」,女孩咬着嘴唇「啊……不要……不要……拜托……啊……不要射里面……啊……不要……」

  袁宝山越是听到不要越是感觉满足,随着一次次大力的抽插和鸡巴的几下膨胀,袁宝山趴在了女生的山上「啊……好爽,我操,好紧!」袁宝山的精液一股脑都射进了女生的体内,女生感到小腹内流动着一股股热流,身体不由自主的抽搐「嗯……啊……」疼痛中带有高潮。

  袁宝山拔出鸡巴,精液顺着拔出的缺口流了出来,女孩委屈和羞辱着抱紧双臂「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袁宝山拿出卡片相机冲着女生拍了一张「照片我留着,你要是敢报警我就让全校的人都见见你的样子」

  说完打开了车门「下车吧」。女生满含泪光哭着下了车,看着面包车扬长而去。袁宝山坐在车里美滋滋的,幻想着有照片威胁女生,以后想操几次操几次……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